Orbit

臺灣大學社會科學院

:::

105學年度社會科學院新生入學典禮 吳玉山院士致詞

研究人生-吳玉山院士
This is an image
和碩講堂,105.9.4

  
蘇院長、兩位副院長、各位系主任、所長、各位老師、各位台灣大學社會科學院105學年度新生同學們,大家好:
 
謝謝蘇院長要我在這個重要的時刻,和進入台大社科院的新同學們講幾句話。我回想了一下,在整整四十年前的這個時候,1976年的9月,我和各位一樣,正式走進了台大的校園,我是政治系國際關係組一年級的新生。當時新生的課程在總區上,二年級以後的課程在徐州路的法學院上,所以做為新生的我們,所面對的台大,就是這個寬敞、有著許多懷舊建築,和椰林大道的校總區。那是1970年代後期,一個流行校園民歌的年代,男生們剛從成功嶺受訓下來,臉黑得看不清楚面貌,女生也是非常的樸素,在高中時必須要留的清湯掛麵的短髮才尷尬地剛長回一半。我們當時的心情很激動,知道這是人生的重要轉捩點,但卻不知道大學這四年究竟會把我們帶向哪裡?15年以後,我在國外取得了博士學位,並且回到母校政治系教書,一直到今天。台大把我帶回到了台大,讓我做著最快樂的教學和研究的工作。今天我能夠在這裡歡迎小我40屆的小學弟學妹們,心情很溫暖。我先謝謝讓我做學生、又讓我做老師的台大社科院。接下來,我要恭喜各位學弟妹們,你們踏入了藏龍臥虎、寶藏豐富的台大社科院,絕對是來對了地方!
 
在台大社科院學習四年,或是更長的時間,能夠帶給大家什麼?四個字,「研究人生」。你說,我剛上大學,正要探索行動自由、在社團中享受投入的感動,或是談一場轟轟烈烈的戀愛,基本上,就是在高中做不到的,或是為了考好大學只能忍住不去做的,現在都是暢快來做的時候。功課當然重要,不過你講「研究」好像過於沈重、離我太遠。大概是在始業式的時候,資深老師要講的應酬話吧?那你就錯了!
 
你的生活裡已經充滿了研究。所有我們周遭一切的便利,都是別人研究出來的。例如手機日新月異、爭奇鬥艷,都是研究人員暴肝加班的研究成果。你自己沒有做研究嗎?如果你要買一支手機,或是說服你的父母幫你買一支手機,要不要上網蒐集資料,好好比較?向親朋好友,到處打探?要做果粉呢,還是堅持HTC,或是向三星的視網膜辨識投降?是要用Sony的好鏡頭,還是選用在價格上有競爭力的中國大陸產品?研究啊、研究啊!要準備一趟旅行,交通怎麼安排、旅館怎麼選定、路線如何規劃、景點如何選擇、哪裡有好吃的餐廳、好玩的活動,最重要的,價錢怎麼算?研究啊、研究啊。我記得第一次帶家裡去加州迪士尼樂園玩的時候,請問一位有經驗的老友,攻略應該如何?他不是給我幾句建議,而是借我一大本厚厚的迪士尼完全手冊,這位老友在上面眉批註釋、翻到發皺。所以原來要玩得好,也是要做研究。研究不是僅限於工作,而是一種生活態度。研究地越透徹,你就越能夠掌握狀況,越能夠達到你的目標,也越能獲得別人的尊重,你就是意見領袖,你就是「達人」。
 
研究早就存在於我們的生活當中,但是那畢竟不是專業的、針對社會現象的研究。社科院就是教你做社會研究的地方,這話可以從兩個方面來講:它培養你的研究興趣,也教導你的研究方法。社科院雖然有巨量的知識,但是重點不是填塞知識到你的腦中,而是讓你喜歡獲得知識、並且知道怎樣獲得知識。這一切的核心,就是研究。
 
先講研究興趣。研究的基礎是好奇,想要知道。你搜尋美食是想要知道、打聽民宿是想要知道、比較手機是想要知道,因為要知道,所以做研究。這個社會有許多重要的事情、大的事情、關乎你我和每一個人的事情,我們想要知道是怎麼回事。舉例來說,世代正義、分配政治是社會的重大議題,其原因是我們的分配越來越不平均,可是真的是如此嗎?所得最高20%的家戶和最低20%的家戶所得比告訴我們並非如此,我們的所得分配看起來並沒有惡化,高低所得比大概就是6倍多一點,十多年來一直維持在這個水準。可是如果把家戶所得分成十等分,看最富有的10%與最貧窮的10%之間的所得比,情況就大大不同,高低差從十年前不到50倍到今天將近100倍。究竟實情如何?如果分配有惡化,原因又是什麼?Thomas Piketty寫《21世紀資本論》,成為轟動學界的巨著,他認為資本主義國家的通病就是財產所得的累積速度一定大過薪資所得,因此以錢滾錢的人比薪資階層和勞工就會賺更多的錢,而且這個差距是越來越大,他建議要透過賦稅來解決這個問題。所以我們會面對分配問題主要原因可能是我們的經濟體制是資本主義。是不是如此?現在的社會到處在為分配問題、年金問題而示威抗議、甚至發生衝突,這類議題誰最能來理解?這是經濟、社會、政治的問題,是社會科學要來知道、要來解決的問題,是我們的己任。
 
分配的問題在經濟持續成長的時候比較不嚴重,但是如果經濟成長低落,情況就不同了。我們的經濟成長已經從李登輝總統執政年代的平均6.93%,掉到陳水扁總統執政時的4.43%,再掉到馬英九總統執政時的3.5%,一路向下,今年能否有1%都未可知。這影響太大了,大學生一畢業進入職場就感受到低成長的威脅。究竟是什麼原因讓我們的經濟成長率一直往下掉呢?一個可能的重要因素是人口出生率的下跌,而高等教育現在正在受到少子化劇烈的衝擊。台灣少子化的問題有多嚴重?《經濟學人》前一期特別報導台灣,說到大家不生小孩而養寵物,到處是毛小孩。台灣的生育率從2000年開始連降十年,現在勉強穩住,在世界是墊底的五到十名。這是什麼原因?有趣的是,同為華人或在東亞的香港、澳門、新加坡、日本、南韓跟我們情況一樣,都是墊底的一群。這又是為什麼?這些國家地區都受到儒家文化的深遠影響,可是我不記得孔老夫子要大家少生小孩。這是一個多麼有趣、又多麼緊要的問題!關乎每一個人的生活,誰能來研究它?社會科學家!
 
我們的國家在國際上處境艱難,很少找到類似的情況。夾在以美國為首的海洋與西方陣營和中國大陸與俄羅斯聯手的大陸強權之間,動輒得咎。「九二共識」所影響的不僅是兩岸關係,更是我們對於自己的定位,也就是我們是什麼國家、我們是什麼人。台灣在這裡是分歧的,在分歧社會實行民主是有很大難度的,因為選政黨就好像是選國家,可以想像衝突性必然加大。我們有沒有辦法脫出認同衝突的困局、維持健康的民主、穩定兩岸關係,在海洋聯盟與大陸聯盟的競爭中站穩腳跟,在國際上找到一條生路,這是誰會研究的議題、誰需要提供的解答?是社會科學家們,是我們在座的老師和學生們。
 
這個國家所面對的社會、經濟和政治的問題太多了,社科院會讓你敏感於這些問題,以這些問題為己任。幾年前,不少你們的學長姐們參加了太陽花學運,在關鍵的時刻深深地影響了國家的政策走向。他們積極地向社會提出了他們的看法、他們的訴求,獲得大家的重視。但在這一件事情上,並不是所有人都看法相同。在學校裡,我們應該踴躍地提出不同的觀點、彼此辯論。我們要尊重彼此的主張,想方法說服、而不是妖魔化對方。以理服人,這是民主社會能夠存在的唯一方式。當我們熱情地想要瞭解社會、讓社會變得更好的時候,要記得以理服人,而非以力服人,要透過民主政治的規範來實現自己的主張。
 
我們再講研究方法。社科院教導大家的是用科學方法來研究社會現象。這裡有兩個重點:科學方法和社會現象。我們和台灣大學其他的學院就是在這裡不同。一般來說,大學的學科可以分為四個群組:數理、生命,人文與社會科學。數理科學是以物質世界作為研究對象,生命科學則研究生物,兩者都採用科學的方法,但主要都不是研究人。人文是以人為對象,但卻不是採用科學的方法,而是以人本身的觀點,來研究人的表達與感動(例如文學與藝術)、人過去的事蹟(歷史),和人的想法(思想)等等。只有社會科學,是用科學的方法,來研究人的行為、制度和價值,想要發現規律,並且依此設計政策。我們可以想像有兩個圓圈,一個圓圈是科學的研究,另外一個圓圈是對人的研究,這兩個圈的交集就是社會科學。由於有關人的事情特別會激起情緒,社會科學家必須學會冷靜,不能讓自己的價值偏好影響到研究結果。這是看似簡單、實際上非常困難的工作。社科院要教授大家客觀研究的方法,不論是質化或是量化、案例或是理論。我們接受了這樣的訓練,就應該比別人更能控制住自己的情感好惡,不能夠濫情,不能夠理盲;而能就事論事,能以理服人。這是我們現在的社會所極為需要的心態。
 
研究的興趣與研究的能力構成了研究的心態。我們關心社會,也學習了研究社會現象的方法,這就讓我們產生了一種研究的傾向,而這種傾向,是可以用在生活中每一個方面的。如果你將來是一個公務員,你要負責撰寫報告,這就需要蒐集資訊,需要做社會研究。如果你將來是一個企業的員工,需要進行市場調查,那也需要掌握數據,要進行研究。如果你是記者,那麼你要進行深度報導,掌握社會脈動,你得要進行田野調查,你要做社會研究。如果你是立法委員的助理,你要幫老闆蒐集質詢資料,構思提案內容,你要做研究。如果你將來是在學術界工作,研究會是你的生命。如果你是老師,你需要把積累的知識傳授給學生,而且不能落伍,你需要研究。你說,如果你只是一個工廠的螺絲釘,一個做重複工作的人,那麼研究與我何干?我說你要生活、要消費、要儲蓄、要教養小孩,你都需要做研究。買一部車子、買一棟房子,那能不研究?只有分研究得粗略、或是研究得精細而已。研究得粗,吃虧、上當、受騙的可能性就增加,研究得細緻,就越能保護自己和家人的利益。不論是工作、或是生活,我們研究的對象基本上都是社會,也就是我們在大學四年中學校所帶領我們去瞭解的研究對象。讀社科院,讓我們對社會關心、有興趣,有研究的能力,並且發展出研究的傾向,這將是我們最大的收穫,是會在我們將來從事各種工作和實際生活中的的確確、扎扎實實可以用得到的。
 
因此我說,台大社科院會給大家一個「研究人生」,一個能夠用研究來便利你的工作、豐富你的生活的人生。我們越意識到這一點、越利用在社科院的四年培養自己的研究興趣和研究能力,就越能讓我們的大學生活具有價值,將來不論走哪一條路都會用得上。研究不是遙遠的事,不是教授和研究員的專利,而是一切便利生活的根源、是你我每天自然會做的事情,只是我們可能關切的對象小、方法不講究、品質不要求。這四年開眼的學習研究的過程,會讓大家關切到社會、講求到方法,注重到品質。將來你們會運用到在台大所習得的,去改變社會、去領導國家。那些最能夠發揮影響力的人,就是最能體會「研究人生」、把研究精神貫徹到工作和生活中的人。
 
祝各位從今天開始你亮麗的「研究人生」。
 
謝謝。
This is an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