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bit

臺灣大學社會科學院

:::
瀏覽人次: 9697

院長的話

院長的話      2015.9.15

社科院在過去趙院長及林院長的努力之下,已完成最艱鉅的遷院任務,在硬體及各方面的制度設計上都已趨於完備。面對新的環境,新的社科院應具備新思維與新目標。這一任院長的首要任務,並不是將自己有限的想法付諸實施,或是單純成為院務的主管,更重要的工作是匯集各方意見、召開院發展策略會議來規劃未來的百年大計。以下分別從學術發展、行政組織、人才培育上來談談個人對於社科院未來願景的想法。
學術發展
首先從院的學術定位來看,臺大社科院作為東亞社會科學的學術重鎮,應該在學術上擔負領導國內社會科學學術發展的任務。從院來推動一些跨界(學門、國際、產學、政策等)的學術活動,一方面可以提升社科院的學術聲譽與影響力,另一方面也可以帶動跨系所研究能力的整合與連結。
1.強化社科院的學術領導角色、開創立足亞洲的頂尖研究:過去社科院主要透過學術支援來帶領院內各系所的自主發展,目前行為科學正逐漸朝向跨學科整合的方向發展,社科院可以在院內既有累積的研究基礎上,如行為經濟學、科技與社會、具台灣特色但有全球意義的主題(如全民健保制度與全民健保資料庫的加值研究、老年社會、健康、人口與家庭、教育與勞動市場、民主化等),組成跨科系的研究團隊,積極擴大參與成員及延攬新進人員,以發展可以立足亞洲或全球的頂尖研究。
2.推動臺大社科院成為華人社會科學界的學術溝通平台:目前華人世界的學術單位中,雖然不乏資源或聲譽在臺大之上者,但臺灣具有短期之內無法被超越的學術優勢,即在所有華人學術機構中,臺灣的大學具有最高的學術自主性與言論自由度。港澳及中國都受限於政府憂慮西方思想入侵及政治安定的考量,難以吸引世界一流學者來進行自由的辯論。臺大社科院可以定期舉辦大型的國際會議,邀請並匯集國內、外研究華人社會的學術菁英,包括歐美、港澳大陸、新加坡及東亞學者,針對東亞及中國等華人世界的未來發展進行自由的討論,成為引領華人世界未來發展的重要燈塔。
3.推動社科院成為國內最重要的國事論壇:臺灣進入多元的公民社會,目前政府或媒體主導的民間對話,不但缺乏公信力,且往往造成社會的對立與紛擾。臺大社科院應積極扮演促進國內學術、政治及民間三方對話的溝通對話平台,定期舉辦大型國事會議或審議民主式的專家論壇,對於特定議題如憲政體制、產業政策、環境及科技風險、公民社會等,結合學術研究、政治實務與民間意見,進行以學術研究為基礎的理性辯論。並定期發表具政策導向的結論與建議,成為政府在擬定政策時的重要參考依據。
4.推動社科院成為本土行為研究及華人社會研究的前導者:結合科技部及國外資源(如東亞大型的研究與調查計畫),整合院內各系所及校內社科相關中心(如人口性別中心,人文社會科學發展中心)的研究能量,來進行跨領域的先驅研究及資料蒐集,以建立國內社會科學的研究典範。社科院應積極推動調查中心或資料庫的建置,一方面進行資料蒐集與保存,以資料帶動研究,一方面也可建立觀測民意及社會變化的即時資訊系統。
5.推動以公共服務為導向的學術研究:鼓勵教師將理論與實作結合,對於台灣社會產生真實有意義的影響。目前院內已有的研究如政治系林子倫積極規劃能源與社會溝通、國發所周桂田的科技風險、社會系林國明的參與式預算、及陳東升教授的社會創新及社會企業等都是這樣的實踐案例。
 

人才培育
目前國內高等教育人才雖然供過於求,但面臨更嚴重的高等學術人才素質下滑的危機。過去學術人才仰賴國外學術機構代訓,但目前出國深造的留學生,無論是在人數上或留學機構的聲譽上,都因為愈來愈激烈的國際競爭而有明顯下降的趨勢。因此臺大社科院已成為培育國內高等教育未來師資及學術人才的重要搖籃,博士班人才培育需要有突破性的做法。在大學部的培育上,如何推動跨系所的整合訓練來強化「學」「用」之間的關連,可能也是未來亟需發展的人才培育策略。
1.新進教師發展:新進教師是學術發展的重要動能,社科院應主動提供各系新進教師研究進展諮詢,及早了解新進人員研究教學遇到的狀況,並協助排除困難、提供資源。對於新進人員應給予充裕的研究和教學研發時間,例如建立社科院減教辦法,充分利用科技部國內研究進修制度來提升研究能量。
2.跨學科整合的博士養成訓練:臺灣的博士班的培育經常遇到經濟規模太小的問題。社科院可以結合各系所與校內、外資源,透過與中研院等機構合作,擴大師資陣容。整合各系所對學術研究基本能力的訓練,對於從事社會科學研究所需的基本能力如社會科學方法論、研究方法、數理能力、外語與寫作能力等進行跨系所的培育。另外也可以配合跨科系研究團隊,推動系所之間合作開設跨領域的新興課程,一方面產生訓練上的綜效;另一方面也確保本院研究人才的基本品質與素養。
3.吸引國際人才:提高外籍研究生的比例,提供獎學金在全球爭取優秀學生、推動以東亞研究或華人社會研究為主、以英語授課的博士班,以吸引各國優秀學生前來就讀。並與日、韓、港澳新加坡等東亞著名大學進行短期的博士班交換訓練,以增進本土研究人才與國際學術社群的接軌。
4.大學部課程的調整與創新,因應學生需求、台灣社會、全球環境的快速變遷,鼓勵各系所進行課程的調整與創新,特別鼓勵跨系、跨院的合作授課或是規劃開授課程模組,並採取彈性模式的授課方法,推動對社會有貢獻的大學部人才培育,開展亞洲或是華人世界的創新課程。
5.未來高階文官的培育:社科院為過去國家文官的重要養成所,目前政府面臨日趨複雜及變化迅速的政治環境,在人才需求上,已從過去強調單一專業的文官訓練,逐漸轉為培育具有跨領域協調能力的人才。社科院內各系所與政府各部會都有功能上的對應關係,未來將透過跨系所的合作,培育具文官基本素養、政策分析能力及社科專業的多元人才。
 

行政組織
在行政服務上,在過去幾任院長及院內同仁的努力之下,社科院的各項制度及辦法已經趨於完備。但在國科會及教育部的影響下,過去的辦法多以規範性為主,少數具有誘因激勵的獎勵制度與辦法,彼此之間的精神也不見得一致,致使在執行過程中,逐漸喪失原始的誘因激勵作用。未來社科院應朝向精簡行政的方向去思考如何降低行政服務的負擔。
1.積極參與校務策略規劃與發展:在強調學術多元發展的前提下,導正過去學校「重理工醫學,輕人文社科」的發展策略。過去校、院、系所三級單位之間與之內,經常處於對立與競爭的狀態,間接使學校發展受到限制,社科院應積極參與校務發展的決策過程,一旦取得共識,應全力配合校務發展,以提升臺大整體學術地位及聲望,社科院應正確傳遞學校發展目標給系所,並協助系所朝向共同目標來努力,從資源分配中心,轉成資源整合與價值創造中心。
2.強調以激勵為主的學術評鑑與獎勵制度:未來社科院一個重要任務,是重新檢討目前學術評鑑、獎勵等各項制度,強調制度設計背後的精神,簡化制度執行的繁瑣,使制度的設計真正能發揮激勵效果,引導同仁的努力。
3.以「信任」而非以「監督」為本的制度設計:近年來因學術制度設計不良或不合時宜,使社會對於學術機構產生不少批評,也重重打擊部分學者的努力動機。面對這些爭議與批評,學術機構的制度設計愈來愈趨於保守與繁瑣,多以「監督」「控制」學者從事教學研究的過程(process control)為主,使得學術自主性受到打擊。我主張在制度設計上,應逐漸朝向以嚴格的事前篩選(screening)及事後的成果控制(output control)來取代以監控過程(monitoring)為主的設計,以保障學術自由及減少不必要的行政監督成本。
4.傳承社科院歷史,塑造新社科院文化:社科院經歷了十多年的校區分隔,系所之間缺乏正式與非正式的互動,不易形成一致的組織文化與傳統。重新整合在同一院區是社科院重拾優良傳統與建立新文化的契機,除了可以透過舉辦學術活動(如午餐演講會),鼓勵老師進行跨領域的交流之外,也可定期舉行全院的非正式交流活動如午間藝文表演、下午茶、傍晚happy hour等,以促進師生跨系互動。更重要的是,透過各項重要典禮、儀式、演說、展覽(新社科大樓是絕佳的藝術展演空間),來建立一個融合人文及科學、傳統與創新的新社科院文化。
5.建立健全穩定的財務政策,提升行政效能:社科院面臨新的環境及未來發展,在資源的需求與配置上必須有整合性的考量。除了爭取合理的經費補助之外,應建立更積極的籌措財源及財務管理措施,以便讓全院師生在資源無匱乏的環境下,安心從事教學研究工作及課業學習。拓展資源與提升行政效能的節流應同時並進,透過現代網路科技來精簡行政作業程序、簡化報帳流程、精簡開會溝通時間等,以減輕行政人員及教師的行政負擔。

社會科學院院長 蘇國賢